随感
2015-07-15 10:50:21

如 灿

(2005年11月12日)

静谧的夜里,凝听着音响缓缓流出的梵唱版《心经》,实在是一种极至的享受。已是深秋时节,也已过了子夜,独自坐在电脑前,感觉自己的心被一种软软的东西轻轻包裹着。虽然空气很凉,我却很温暖,我知道,这种温暖的感觉只因为两个字——感动。


前天晚上,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邮件。从打开它那一刻起,我就一直被感动着,每次把邮箱关上了,又会忍不住点开再看看那一封。并不因为它来自那么遥远的国家,也不因为是可爱的美国女孩写给我的,而是我每次看过一遍,都会被写信人字里行间的真心深深地触动。随即,我在柏林禅寺经历过的每一次感动都会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写信人是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一个美丽女孩,名字叫“Valerie”。我和她的结缘,要从这次柏林禅寺的国际禅修营说起。


10月23日至30日,分别来自美、德、英、法、西班牙、加拿大、日本、菲律宾、新加坡等十余个国家的朋友(隶属于日本三宝教团),在柏林禅寺进行为期七天的禅修活动。美国女孩Valerie就是禅修营里的一名成员。真不知道是什么奇妙的因缘,能够使这么多国家的朋友们相聚在千年古刹——柏林禅寺。而我,荣幸地作为一名义工参与了这次活动,直到现在,仍然让我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禅修营四十多位成员到达柏林寺的那一天,明海大和尚领大家在寺里各处参观。在参观万佛楼时,我听见耳边不停的有人小声赞叹“GREATFUL”、“AMAZING”、“INCREDBLE” 等等。是啊,无论谁第一次看见这么令人震撼的建筑,又怎么会不赞叹呢?我认真地告诉当时站在我身边的Valerie和其他营员:“我第一次看见万佛楼时,也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啊!一旦有缘能够踏进柏林禅寺的山门,就总会有很多让人突如其来地感动,慢慢用心感受吧。”


第二天清晨四点四十分,伴着悠远的钟声,我去逐个敲开营员的房门叫早,后来我发现好多人已经站在走廊上有一小会儿了。她们表情肃穆,静静地望着钟鼓楼,然后问我:从那里传来的声音是什么?我告诉他们,这是晨钟暮鼓,寺里每天早晚必做。钟声一响,能够荡涤心尘;鼓声一发,能够震摄人心。不出我的意料,他们跟我一样,也爱极了这天籁之音。看看时间,早课快开始了,我招呼大家出了茶香楼。在去万佛楼的路上,没有人说话,似乎彼此之间都不愿打破这种宁静祥和的气氛。到了大殿前,大家轻手轻脚地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去,按师父们的安排默默地站立在拜垫旁边,安安静静等待开始。诵经时,看见这么多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人在僧值师的引领下,怀着敬意整齐地向上叩首,我心里涌出的还是那两个字——感动。特别是在看到明海大和尚叩首时,那种神圣,那种虔诚,那种庄严,我突然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威仪,也理解了为什么会有人只见过出家师父叩一次首甚至只见了一次他们的背影,从此就皈依了佛门。后来,Valerie告诉我,她心里的感动和我一样。


10月26号,活动开始的第三天,老和尚为禅修团做开示。看着他,觉得很像生活中一位很普通的亲切的长者。他讲话时语气很平淡,讲了“平常心”,讲了“生活即禅,禅即生活”,讲了他自己的生平小事,讲了柏林寺。并没有慷慨激昂,可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动容。上午的活动一结束,很多营员都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让我在中餐前的一小会儿,带他们到寺里流通处去。他们想买一些关于老和尚的书籍和关于柏林禅寺的VCD带回他们自己的国家。在我为大家服务完后,Valerie和我边往斋堂走,边聊起上午听开示的感受。说到动情之处,我对Valerie讲:“最让我感动的是老和尚描述他自己那句话: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出家人,一个普通的劳动者”,再一看Valerie,她已经泪流满面,然后紧紧抱着我说不出话来。其实我何尝不是在感动中呢?还是那句话,用心感受一切。


在这几天的活动中,还有好多人好多事感动着我,感动Valerie ,感动每一个人。明清师父看那两天天气变化大,让斋堂专门准备姜汤,让大家喝了预防感冒;明勇师父外出当翻译,回来当接待,事无巨细,样样操心;明宣师父每天都要在禅修活动前,做好普贤阁的准备工作,他从未耽误过;茶香楼的曲居士除了忙着给大家创造良好的居住环境以外,为了能和营员们礼貌地打招呼,还主动跟我学英文……。所有让大家感动过的人让我这样如数家珍地说,恐怕要絮叨好久好久。


我要离开的前一晚,美国的Kathleen Reiley轻轻地走到我身边,对我说:LILY,我想为你唱支歌,专门为你唱。听着她夜莺般的嗓音在我耳边柔柔吟唱,眼神流露出爱的目光,歌里还有我的英文名字,一时间,感动莫可名状。第二天一早,因为赶着收行李,来不及去向每个人告别。正感觉有些遗憾呢,临走前五分钟,Valerie 和一名男营员匆匆跑来,那位男营员递给我一个包装很精美的小包,对我说:“我们所有的男士们知道你要走,商量了集体送给你这份小礼物,可是我们身边只有巧克力了,实在对不起。”这时,Valerie看着我,蓝色的眼睛含满了泪水,她递给我一个坐垫,说:“还好你还没走,这是我从美国飞到日本,在日本买的坐垫,我打坐的时候一直用它,现在送给你,以后当你打坐坐着它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我,想起我们每一个爱你的人。”我极力控制情绪,可是眼泪还是夺眶而出,我们拥抱在一起,没有其他,只有感动。


回到家后的这几天,我经常会想起给过我这些感动经历的每一个人,想起他们发自内心的微笑。其实我并没有完全记住他们的姓氏,我不想仅仅执着于记住他们的姓氏而忽略了他们真诚的心。连“Valerie”也是在给我发了这封邮件后,我才知道她有这么美丽的名字。在活动中,大家从来也不觉得不叫对方的名字就缺少了什么,在每次看见对方的眼睛时,我们不用叫各自的姓名,只是相互微笑。一个微笑足已,就像Valerie在信里描写的那样:


“当我看见明海师父的微笑,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光亮;


当我看见你的微笑,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爱。”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啊,用心做,做到了,用心感受,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