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化圈的禅茶融合发展
2015-06-30 10:04:54

汉文化圈的禅茶融合发展


汉文化圈的禅茶融合发展

----2005年10月19日在赵州柏林寺禅茶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

浙江湖州 寇丹

   

世纪之初,金色深秋,由中国河北佛教协会和韩国《茶的世界》杂志联合主办的“天下赵州禅茶文化交流会议”在赵县柏林禅寺召开了。这是世界地理、人文上的汉文化圈内大德高僧、学者专家们一次大规模的聚会。会议将对本世纪中的禅茶学术,对这一地域人们的个人修持,社会道德的融合发展提高,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在刚刚过去的 20 世纪,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物质文明的发展成果,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它给人类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效率和便利。与此同时,现代化工业所产生的消极后果也逐渐显露出来。表现在诸如生物物种的加速绝灭和全球气候、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传染疾病此起彼伏,加上两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种种道德危机,以及当前世界范围的核威胁和恐怖主义等等,都在展示了一幅极其复杂和残酷的图像。各国人民已经普遍认识到物质与精神必须平衡,希望这种平衡尽早到来。以汉文化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对这种平衡,对人类建立起良好的秩序的作用,在这一时刻愈显其价值而为人们共识。其中,特别是以缘起思想为特征的佛教文化精神,更显出了一种无可取代的特殊价值和意义。“信而从之,仰而望之”,人们面对宇宙、自然、人际之间许多难以解释的问题,为了不成为无根浮萍无目的飘动,渴求依托一种信仰来作为自己生活中的精神支柱。现在中国提出了构筑和谐社会的目标,在人们与自然、社会的相依相生中,每个人内心的自我和谐,尤其直接反映了缘起和合、相生共存的利已利他的文化精神。而禅与茶就是打开这扇门的钥匙。禅茶对我们东方民族的人来说,尤其感到有种亲和的力量,汉文化圈中的人在一碗茶中也找到了共同的语言,得到了凝聚的力量。因为地球上的水流可以不依照人为的国界自由相通。

“禅茶不二”,“万法归一”。 1200 多年前就在我们站立的这块土地上,赵州古佛“吃茶去”三字禅之所以至今还为津津乐道,并作出多种诠释。我认为三个字中的“茶”字,不一定是文字上的一个“茶”字,也不一定是物质上的一片茶叶。想当年,赵州和尚所在的观音院是一座“荒村破院”,他本人是一位家徒四壁的“村僧”。就这样,还有人不断来“噇茶”、“借茶”。吃不够借不到的人还口出怨言。这说明不产茶的北方,日常吃茶已很普遍。赵州禅师的“吃茶去”是要言不美,要言不繁。现在许多人对其中的“吃”和“茶”都写了大量不同见解的文字,但还有个“去”字, “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这个“去”也可以研究。如果我们撇开这样的参话头方式,今天这样的聚会,就是人人都在一个茶碗之中非来非去,沐浴着感知的禅意。

茶在这一地域中成为宠儿的基础是这些国家都是从农耕社会发展起来的。亚洲之东,春耕夏熟,秋收冬藏。大自然的规律与人类生活相和应,产生了秩序和道德上的东方标准。从唐代形成的宫廷茶圈、士大夫文人茶圈、僧侣宗教茶圈和平民大众茶圈。茶传到朝鲜演为茶礼,日本演为茶道。韩国和日本的茶活动,保存并发展了汉文化中儒佛道三家合一的精神特质,反映出对天地、人伦、上下的伦理德化关系。中国在茶文化活动复苏后的二十年中,各民族、各茶区的茶事已经从开始重形式转向追求高层的文化内涵,从业者素质有极大的提高。相信在克服某些宣传上的商业化、形式化和学术论文上的积木式拼凑化倾向后,我们之间的交流将更为密切融合提高。中国的台湾省一旦从外国占领的铁蹄下回到祖国怀抱,在经济发展之后又从茶的文化内涵上,找到了中华民族精神的根脉所在。在新加坡, 75% 的华人在中国国际地位空前提高,经济迅速发展后,从喝咖啡转向品中国的茶。我清楚地记得一位新加坡议员对我说:“新加坡要以优雅的文化建设一个优雅的社会,哪才能是优雅的文化代表呢?我们找到了中国的茶。”在他们国家的一个社区里开展互相敬茶的活动,就能把不同国藉、不同语言、不同肤色、不同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的人们聚集起来,以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一杯茶让大家彼此敬重,融和无间。

在中国大陆,经受了外侵内乱将近 100 年之后,茶给予的宁静、平和又代表了亿万百姓的心声,茶的文化活动和研究,在短期内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峰绝非偶然。现在全世界只要有东方人在的地方就有东方的茶。无论这些人是否意识到茶禅一体的联系,他们必然会从品茶中体会到那种悠然恬淡的情趣,心如止水的思维,只可意会不可言喻的判断。如果一旦得到点拨启示,他们也就会开启另一片心灵的视野,去迎接清新的心境,接纳一种愉悦的禅喜。当我们说这些话的此时此刻,我们可以想到千年以前生活清苦,衣衫不全的从谂禅师的那种大智慧、大慈爱的精神影响,作为见证者,唯有柏林寺的“庭前柏树子”依然苍翠挺拔,一代代禅人传灯传法。

禅宗从禅定、渐悟、顿悟一脉发展到今天,社会大变,禅的现代化也势在必然。 10多年前,净慧禅师提出了生活禅的理念。从我有幸参加过3次接触到 20 多个省市的大学生夏令营,包括与许多教授、学者及外国的留学生、外国禅师交谈中,体悟到愈是在节奏紧张的生活中愈需要有安静修习的时间,来自律自己的疏离、抑郁、烦躁、贪婪、痴迷等现代病。“生活禅”提出了“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积极进取的佛学教义概括,帮助着当下许多年轻人迫切解决的心理困惑,明白了善用其心,在生活中落实自我修持和善待一切的实践意义。那么从个人到社会,再扩展到汉文化圈的国家之间和世界的东西方之间,我们有责任把自己当做一片茶叶的态度,加上禅给予的智慧回报社会,只要一代代的努力,我们这个蔚蓝色星球上的一切,最终会达到一种自然平衡。千年历史并不遥远,禅茶一味只在当下。茶的文化活动走向社会基层和日常生活,“吃茶去”才能真正得到实践。这也是佛教缘起思想的文化特质所决定的。

在赵州古佛之后的 400 多年,我们浙江湖州出了位石屋清珙( 1272-1352 )禅师。他2万多字的语录和禅诗,不仅承继着赵州和尚的家风语态,也都体现了在饮水吃饭睡眠中最早的生活禅意。在柏林寺《禅》主编民尧居士和韩国《茶的世界》主编 崔锡焕 先生提供许多资料的帮助下,我 和朱敏 女士多次到石屋禅师住的霞雾山考察,并对他的语录、《山居诗》,及普愚禅师行状、塔铭等进行初步的编纂点校并已出版。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因为远在中国的元代至正七年( 1347 年),朝鲜高丽国的普愚太古禅师来到很陡峭的霞雾山天湖庵拜见石屋清珙,得到石屋传法的袈裟禅杖后,普愚回到高丽国被奉为国师,成了临济禅宗在朝鲜半岛上的第一代宗师。在浙江,知道宋代的天台国清寺、余杭径山寺对日本国的禅茶关系及往来交流的历史很多,却很少有人知道元代湖州天湖庵对高丽国的宗教传法。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与朝鲜半岛的文化交流。这也看出,我们同在一个文化圈内,有着同根同宗的和合因缘。在 600 年后的今天,我们又重新恢复了更为融和友好的关系。因此,通过这一次会议,希望特别加强各国在宗教、寺院、禅茶社团以及个人之间的往来。无论在今后的岁月中还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件,我们有同一个佛,共一个法,吃一杯茶的传统,我们一定会为此终身创造,不断开悟,目的是和众生一起享受安宁,和平。

关于“禅茶一味”,许多人都发表了见解,前面 6 位中外学者的发言也提出各自的体悟。在此,我作了两偈:

柏树子下吃茶去,身在茶中不知茶。

苦思冥想无着落,何如低头看当下。

吃茶去说千年谜,柏树开花塔生鱼。

四海宾朋蒲团坐,打破砂锅问自己。

2005 年 8 月湖州淡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