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授三皈五戒 明海大和尚

(2016年7月25日上午于普贤阁)

各位营员:

今天上午的安排,是我们历届夏令营都会有的一个例行的构成部分,这个部分,通常我们会安排在夏令营快要结束的时候。

大家可以体会一下,过去几天内,我们在这里学到很多东西,我们听了很多课;我们互相之间,围绕报父母恩也有一些讨论和交流;昨天我们去正定参拜临济宗的祖庭。所以,在过去的这几天,我们好像都比较少或者说基本上没有去正面地探讨一个问题,就是信仰的问题。生活禅夏令营已经举办二十多年了,一直以来都会安排半天的时间,聚焦探讨这个问题。如果要用西方宗教的话来说,这七天中,只有这一个半天属于传教。但是,传教这个词,不是佛教的词,坦白地说佛教没有传教,不去刻意地劝人来信教,或者拉人来信教。如果一定要说佛教有传教的话,佛教的传教可以说是“说教”,所以,我今天上午就是给你们“说教”,说一说,然后你们可以进行思考,自由地选择。我们这么做,觉得是符合佛教一向以来的传统和释迦牟尼佛的教义的。

佛教作为一个宗教,它有一些自身的特点。今天,我们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文化多元、宗教信仰多元、观念多元,信息也是多元的,所以,在这样一个时代,佛教的这种特征和它的态度是很有意思的。在谈论到佛教跟其他宗教的关系时,释迦牟尼佛教导我们,对待其他宗教和信仰,以及其他宗教的人,要有平等心,要互相尊重,要包容他们。当然,他也给我们一个建议,对其他的宗教,不要说它的不好,也不要说它的好。什么意思呢?不要说它的不好,这个你们能理解。那么,其他宗教你说他的好,也不恰当,为什么?你认为你在说他的好,也许在他的理解里,你是在说他的不好,因为你并不是专门学习和研究这个宗教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佛教对其他宗教抱以平等、尊重的态度。

佛陀最核心的教法讲因缘法。因缘法来自于释迦牟尼佛的自觉,所以佛教从整体上说,它是一个自觉的宗教,重视启发每个人自己内心的觉悟。你们在佛经里可以体会,佛陀讲法往往都是探讨式的、讨论式的、平等交流式的。佛经里说“于汝意云何?”这是一个征求意见的话,他不是一个来自于高高在上的威权,强加给我们一种指令,他是探讨的。由于他是探讨的,所以,他也会涉及到我们人生很多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既有关于我们的生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些终极关怀层面的;也有如同我们夏令营中的小参一样,涉及众生日常生活的很多困惑的;也有针对我们日常生活中具体困惑、具体问题的讨论。这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佛经会比较多。它既有讨论大家普遍的、一些比较共性的、深刻的生命问题,同时也有针对于不同的人,以及不同人在生活中不同的困惑的不同讨论,所以,不是说一本经就能把它浓缩进去。这些都是我们在接触佛教的时候,可能需要去体会的。佛教的传播,它为什么能够比较好地坚持非暴力,坚持和平的原则?其实是与它内在的教法,内在的核心——刚才讲的,它是一个自立的信仰,自觉的信仰,与这一点是分不开的。并不是因为说,这个宗教它有一个强大的原则,约束我们不去实行暴力,而是你遵循这个教法最核心的智慧,就会远离暴力,坚持和平。即使是在人和人之间,即使是在信仰佛教的人和不信仰佛教的人之间探讨的时候,它会呈现出平等和包容来。这一点你们也能在佛教从印度到中国,和中国的文化很完美地融合,形成汉传佛教,这样的一个历史事实上体会到。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我们的课程也有一些涉及到了佛教。汤一介先生给我们讲《中国文化史》,其中特别讲到了隋唐佛教。他讲了很多话,我大都记不住了,但是有一句话,这么长时间了,我仍然记得很清楚。他说,佛教从印度到中国来,一个外来的文化,跟中国文化达成如此圆满的交融,如此完美地形成它的中国化,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奇迹。这句话是1989年他讲这个课的时候说的,那时我还不是佛教徒,我记得那一年,这个课我得了九十六分,这九十六分得的很值,因为二十多年了,他的话我依然记得。汤老师虽然去世了,但是我很有幸,他去世以前我还有机会在他的病床前给他祈祷,回报老师的恩德。当时,他已经很虚弱了,我们也怕干扰他,他不知道,睡着了。他的这句话对我的恩德很大,也是后来学习佛教我会注意的一个题目。

这是从历史的宏观方面去观察。当中有我们中国本土文化自身就有的包容性,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跟佛教这个信仰的内核,一些核心价值、核心观念是分不开的,它是一个必然逻辑延伸出来的,这是我们可以注意观察的佛教的一个特点。

昨天,在正定的时候,我跟大家提到,佛教还有另外一个特点,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它有很多属于宗教的存在,比如说佛像,比如说寺院、僧团、制度、经书,还有一些仪轨。这都是佛教作为一个宗教,在社会中存在,它可以看得见、摸得着,可以碰到的实体。在这个层面我们也看到,显现出来的这些宗教的形式、实际存在的样态,是跟不同的国家、文化背景甚至自然气候都是相应的。比如西藏是那样,南传是这样,汉地是这样,它的呈现不一样。你们注意到了吗?东南亚拜佛是跪在那里,然后就磕头,也不站起来。因为那里很热,他要是站起来可能已经一身汗了,这两天你们也能有深切体会。这些呈现的不同,也说明了传递佛教信仰内涵的符号和载体,是可以根据不同的时代和因缘作出调整的,它是变化的,所以说中国人的佛像是这样的,跟印度不一样。美国人现在也在考虑造他们的佛像,会不会造出一个蓝眼睛、高鼻子的佛像,我还没见到过。但是我见过他们做的一个佛头的轮廓,眼睛和鼻子都变成一个平面。什么意思呢?忽略,忽略掉,他的意思是你们不要在乎我的眼睛是蓝的,或者我的鼻子是高的还是低的。你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正在进行时中的佛教传播,它呈现出的这种现象。那么,所有这些作为载体的宗教形式,在佛教这里是可以随着时间、空间变化的。但是,这个载体要传递、传承,它有它的内核,这个教法的内核。所以,佛教有这些宗教符号,有宗教载体的施设、建立,同时也有对这些宗教符号和载体的超越。在《金刚经》里你们就能读到一些经文,也是属于这种超越的。因为佛陀担心我们会因为这些载体,宗教传承的这些符号,而迷失、执著,所以,他告诫我们:不要执著,不要停留在那个相上。佛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得见如来。”他告诉我们要保持清醒,如果我们在任何一个传递佛法的载体符号上产生执著,我们就有可能发生对立,甚至暴力。“你是这个教派,我是那个教派;你们是这样,我们是那样”,然后产生斗争,甚至极端。遵循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在佛教里绝对不会有极端主义。放大了来看,如果释迦牟尼佛这种平等、包容、慈悲的核心价值能够被世界普遍接受,世界上也不会有极端主义,不会有宗教极端主义。这是我们在今天这个时代看佛教,观察它的一个方法。

我们还看到了一个角度,就是说现在佛经有这么多,但是,在佛教的整体里面,总有一些宗派,总会有一些高僧大德,他会提醒我们,所有这些理论它都是要解决我们人生的烦恼,你可以说这是佛教的一种务实的精神。理论本身没有价值,它的价值观在于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认识这个世界,减少我们内心的烦恼。所以释迦牟尼佛讲法,并不是因为他想做一个哲学家,他想建立一套理论,他也不会因为他建立了一套理论,有人攻击他的理论,他就会跳起来。他的出发点在于通过他的讲法,帮助我们众生解决我们生命的问题。那么,佛教的这种很重要的出发点,是我们今天的人也不能忘记的。如果你忘记这一点,很容易形成主义、教派的分化。从学佛的人来说,会形成他的思想,他嘴上说的和他的行动、他的内心以及他的生活脱节,分开了。所以,佛教的这一个特点,在佛教的术语里这样表达,就是释迦牟尼佛讲的所有这些法,都是出于他的大悲心,这个大悲心是所有的出发点。用现代的语言讲就是人文关怀,就是他有深切的人文关怀,他出于他最深刻的人文关怀来讲这些法。因此在佛经里面会把佛陀比喻为一个伟大的医生,他讲的法就是他开给我们的药方。然后我们按他的这个药方去吃药,就能把我们的烦恼的病治好。你看,这是一个很实用的practical,是一个实际操作层面的宗教。那么,在佛教里面有一些形而上的讨论,它也是服从和服务于这个根本出发点的。大家要想,这个世界除了佛教以外,众生也有很多,他们因为一些观念,迷失在一些观念的迷宫里面。对于这些迷失在观念迷宫里的人,佛陀也会走到那观念的迷宫里去,用观念的灯把他们的路照亮,让他们从里面走出来,这就是我们也能在一些佛经和论里面,看到佛陀用一些形而上的语言,和其他的宗教,和其他的信仰的人讨论一些问题。

前面我讲的是涉及到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来观察佛教的一些视角。今天上午我们讲佛教的信仰,佛教信仰的核心点要建立,我们叫“三皈依”。“三”是三宝,佛、法、僧。皈依其实就是信仰,但是,它不是一个政治层面的信仰,它是属于要解决我们生命的最根本的价值、意义,要在那个最根本的价值和意义的层面建立一个力量的源泉,一个支撑点。“依”,依就是依靠,依赖,要在那里建立一个支撑点。注意,这个支撑点其实是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存在着的,本来我们都存在着,也许我们把这个支撑点放在了别的方面,也许有的人把这个支撑点放在要有很多RMB。所以,对这样的人来说,我们也可以发明一个词“RMB-ist”,因为他觉得好像有很多的人民币,他就有一种归属感、有安全感、有力量。你们信吗?也许有的人会把他的这个支撑点放在他的容貌上。对他们来说,这个容貌是很重要的,不惜千金去趟韩国也很值得。还有很多的前面是一个杠,后面要加ist的,我就不展开说了。

那么,“皈依处”就是你要在心里找一个最深刻的支撑点。这个支撑点,我觉得它有一个什么特征呢?它的特征应该是,你看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的时候很多问题别人不能替,你发现了吗?我们前天晚上讨论我们跟父母的关系,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跟他很好,其实你跟他再好,他也是外在的。如果你发烧、头痛的时候,你妈妈抱着你的头,头还是会痛的,只是由于妈妈抱着你的头,你的心里出现了另外一种能量,把那个痛抵消了好多、忘记了好多,但是那个痛还是存在的。所以如同吃饭,如同睡觉,如同上厕所,如同生病的痛等等,有很多时候,别人不能替代你。在父母那一面也是一样的,子女不管多么孝,父母老的时候,他们生病,子女不能代替他们痛。本焕长老出家很多年以后,他妈妈生病去世了,去世之前很痛苦,老和尚守在妈妈的病床边,在自己的胳膊上点灯。我在想,老和尚也许想把他妈妈的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我不知道老和尚有没有这种力量。如果依照释迦牟尼佛教给我们的关于生命的一些规律,比如说自己的业自己受来说,似乎不太可能转移。所以,你不管多么孝顺,你不能替父母去面对衰老,面对疾病的痛苦,还有,最终面对死亡来临的时候,他是恐惧还是什么,你没办法解决他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其实是每个人都有份,别人不能替代的。现在我要讲的是“皈依处”、支撑点,支撑的那个点它是要在任何别人不能替代你,不能帮你的那个地方发生作用的,包括你们在学习中有很大的压力,父母对你非常理解、非常呵护,好像也不能减轻你的压力,我们在工作中也有这样的情况。所以,这个皈依处是说你的内心有一个力量的源泉,是在你自己的心里建立了,在你的自心上建立了以后,令别人不能代替的这一部分变得强大了,只有在这个地方变强大,你才有可能去帮助其他的人。

皈依处,是人生的一个问题,确实。皈是回归,依是依靠、依赖。刚才我从我们生活的体验中讲了皈依处。下面我还想讲一下,皈依不是什么。皈依不是加入一个组织,注意,皈依不是加入佛教协会,不是加入柏林寺,不是。皈依也不是要在你们和寺院之间建立一个人身的从属关系。相当于说皈依了以后,就是柏林寺的人了,不是,没有那种从属关系。You are free,你是自由的。皈依也不是要在你们和我之间建立一个人身的隶属关系。就是说你们皈依了,就是明海的人,那我更有压力了,不是这个意思。皈依其实和拜师还不一样。坦白地讲,拜师是什么意思,我也没太搞明白。因为一个人一生可以有很多老师,你跟很多老师都可以学。好比说你现在想以这个师父或这个人为老师,你跟他之间达成一种默契,大概这就叫拜师。因为中国的文化重视礼仪,要拜。现在,学戏剧的人他们还要拜师。在佛门里面也许是要拜,表达一下,这是一个表达的方式。所以我想所谓的拜师,是说你跟一个师父学习,你愿意接受他的指导,达成一种默契,所以皈依也不是这个意思。不是。NO!

还有,皈依并不是一种道德的标杆。什么叫道德的标杆呢?你们坐火车的时候,在上火车的地方,它有一个“1.2”还是“1.5”以下的免票标尺。皈依不是道德的标杆,意思是说,你必须要到1.5以上才可以,或者到1.7以上才可以,你必须要做到很好才可以,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一个特别讲究诚信的社会,或者说人和人之间很缺诚信的地方,人们很有必要都来皈依一下,然后说我的道德是及格的,你相信我。但是,显然不行的。所以并不是说,你要做到很好,你要做到很完美,然后你就来皈依,不是这个意思。往往做得差的人更需要,更需要!还有一个误解是说,皈依要改变你们的生活方式,你们作为一个健康的人要有的生活方式,不是这个意思,不改变。有人问,皈依了是不是就不能谈恋爱了?没这个问题;不能结婚了?也没这个问题;皈依以后是不是就要吃素?没有。就是没有这些行为上的,让你必须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没有这个约束。所以,皈依它跟你的社会生活,担当你的各种责任,甚至跟你的各种身份不矛盾,你是一个学生,你要做一个更好的学生;如果你是一个母亲,你要做一个更好的母亲;如果你是一个老师,你应该做一个更好的老师。跟你的职业,你所做的工作都没有矛盾,你只需要做得更好。这是我想要澄清的。

或许你们要问,皈依究竟是什么?也许有的人会说,皈依是一个仪式,错了!其实这个仪式,严格地来说,它是一个表达的方式,在条件不具备的时候是可以不要的。皈依最核心的地方就是刚才我讲的,你要在你的内心,建立一个强大的支撑点,使你能更好地去面对生活的挑战,面对工作的压力,面对学业的压力,我觉得这是最核心的。因为佛教由三大要素构成,就是“佛、法、僧”,所以,我们以这三个作为我们皈依的对象,叫皈依三宝。“佛”这个字是外来语,觉悟的人——Buddha,他的觉悟是圆满的,普遍的觉悟,我们叫“无上正等正觉”;“法”是他觉悟的真理、法则、规律,宇宙生命的规律。其实这个规律是客观的,有人讲没有人讲,它都是那样,不过,在具体的人、具体的事情上表述出来,好像它很具体;“僧”,也是一个外来语,就是“Sangha”——僧团,是出家受戒的和合众。“僧”这个字实际上是集体名词,不是指一个人。皈依僧,不是皈依明海,也不是皈依柏林寺的僧,这是一个误解。皈依僧的“僧”这个对象,包括释迦牟尼佛时代,包括现代,包括未来空间、时间,没有边际的僧团。是皈依这些人吗?不是。是皈依这些人在团队生活中体现出来的精神法则,这个精神的法则来自于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在这个团队中,有些人生命已经完成了净化,叫圣贤僧,有些还在路上。我们三皈依的对象,僧,是整个的这个团队。我个人观察,现代社会下人们在自己的信仰行为中,很容易把他们心目中的僧变得很窄,变成某一个人,这其实是不对的。然后就具有排他性,就有封闭,说这是我的师父,那是你的,就有排他性。有时候,师父也会被你们弄晕的,反正换了我是会被弄晕的。因为有很多人说,“这是我的”,刚开始我还比较清醒,后来我也晕了。假如我心里也有“我的”,你们是“我的”徒弟,这不符合佛法的本意,僧是所有的僧众。也许你比较稳定地依止一位师父,跟他学,但首先这也是一种师生的关系,它也没有从属关系。这是讲三宝。

三宝有三个层面的意义。第一个层面,它是外在的。今天我们来谈论皈依“佛、法、僧”三宝,好像它是外在的——释迦牟尼佛,他讲的法,还有僧众。还有说现在释迦牟尼佛不在世界上,有佛像来代替他,有经书记载他讲的法,有出家人代表僧团,这是外在的,这是第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它是理性的、道理的。外在的三宝,它里面蕴含着这样一层意思。比如说,释迦牟尼佛现在还在世界上,他就在我们这个屋子里面站着,我们皈依他,比如说我们要皈依他,什么意思?是皈依这个身体吗?身躯吗?不是。其实是皈依他的生命中的品质,这种品质叫“五分法身”。就是说释迦牟尼佛的生命也是由这五个优秀的品质构成的。我们说要皈依他,指的是“五分法身”,而不是他的肉身,他的身躯。他的身躯也会跟我们一样,显现、示现出生、老、病、死,而他的五分法身是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那么,我们皈依的法是指经书吗?经书有文字,有汉语、有英文、有梵文、有巴利文。其实我们是要皈依经书里面阐述的义理,我们要接受的是那个义理。第三个皈依僧团,也不是要皈依一些人,而是要皈依他们体现出来的这种清净、解脱的精神法则。第三个层面的三宝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每个人自性、自己心里,我们自心就有佛,自心就有法,自心就有僧。这一点,现在也许对我们来说,还很难体会到,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学习,逐渐地去体会。

所以,学习佛法的过程应该是这样的:刚开始佛离你很远,或者你觉得他很高;后来你觉得佛在你跟前,离你不太远,在你的生活中;再后来,你觉得佛就在你的心里。可以这样说:刚学佛,佛在天边;再学佛,佛在眼前;深入学,佛在心间。当他到你的心间的时候,那些外面的形象就不重要了。当他在天边,在眼前,你要有形,你要借助于一些形式来表达。这个是三皈依。

三皈依它其实是一个修行法门,它是在我们内心深深地建立这种力量、支撑点,在这以后,佛陀又建议我们在家人,在行为上要有一些规范,行为上的规范叫五戒,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在古代,高僧们把这五条戒和儒家的五常——仁、义、礼、智、信来对比,不杀生是仁,不偷盗是义,不邪淫是礼,不妄语是信,不饮酒是智,保持理性。所以,儒家的五常是我们作为一个人要遵循的基本道德伦理。佛教的五戒是作为在家的人,要遵循的基本的行为规范。不过,这五条行为规范当它作为戒提出来的时候,在释迦牟尼佛这里是允许我们一次就接受这五条,或者多次、逐渐地接受。你第一次接受四条或者接受三条、两条、一条都没关系。这完全是自觉自愿的,是可以逐步来的。如果你愿意接受某一条,师父问你能持否,你表达能持,那就是你接受了。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某一条,你就表示沉默。这五条的行为规范,我觉得对整个社会的稳定,对家庭的稳定,对我们每个人人生的幸福是具有根本的保障作用的。如果这五条大家都做不到的话,这个世界就会乱套,我们每个人自己的人生也会混乱,会有很多烦恼、痛苦。

讲到戒,有的人会有误会。第一种误会是把戒理解为一种宗教的禁忌。就是说那件事不能做,做了会受到惩罚的。佛教的戒不是这个意思,没有任何人惩罚我们。它只是一个道德规范。第二种误解是,有的人认为,戒给我们带来束缚,给我们不自由。那天恒实长老曾讲到,戒给予我们自由,给予我们心灵的自由。有了心灵的自由,你的身体的自由才有意义,才有价值。就像一个人,如果犯了法,他跑到天涯海角,他的内心也有恐惧,怕警察来抓他,你说他自由吗?他的身体也许还是自由的,但是他的内心不自由了。一个人的内心坦荡,反躬自省无愧,没有后悔,没有惭愧,这样的人他的心灵是最自由的,他反问自心时是安乐的。你反问自己、反省自己,它是安乐的,是安稳的,那么它就是一种自由的状态。但是,在人生的路上,我们就像一个刚刚长大的孩子,往往我们并不知道哪些行为会给我们的未来带来什么。只有妈妈知道。妈妈说你不要玩火柴,你说你非要玩,你非要玩可能会带来火灾。所以,释迦牟尼佛就是我们的母亲,他建议说你不要做那件事,如果你做那件事的话,你的未来会很麻烦的。因为我们可能看不到我们的未来,但是佛陀以他的智慧,他能看到我们生命的因果规律,所以提前就告诉我们,你要避免这些行为,你要遵循这些规范,你的现在和你的未来的幸福就有保证。所以我觉得,五戒不仅仅是学佛的人要重视的,它是我们整个国家跟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是世界和平的重要保证。以佛教徒的眼光去看中东的那些战争、厮杀,以佛教徒的眼光去看地球上的和平,我们觉得,只要我们没有停止杀生,和平就永远不会最终来临,和平只是战争之间的间歇。如果你要想世界达到最终的和平,一定要所有的众生,所有的人停止杀生,不杀生就会有和平。

我具体地解释一下这五条规范。第一条不杀生。不杀生首要的就是不杀人。这五条戒分成两部分,前面的四条叫性戒,性格的性,就是你不学佛、你不受戒的话,你犯了也是有错误的。第五条叫遮戒,就是这一条如果你犯了,你极有可能会犯前面的四条。前面的四条戒,我们的违犯又分成两类,我这是简单地说。在出家人里面它讲得更细。分成两类,一类我们叫根本犯,根本犯就是这条戒最彻底地犯,这个时候我们用一个词,叫破戒。在佛教里,比如说我是一个比丘,我这个身份不是由我这件衣服决定的,也不是因为我的光头决定的,而是我受的戒,我遵循戒律对我的要求去生活,决定了明海师父这个身份。那么,一个在家的人学佛,他作为一个在家的居士的身份是怎么决定的呢?不是说我是居士,而是由你的行为决定的,这个行为的规范就是五戒。比如说不杀生戒,杀了人是根本地犯,他就会失去他作为在家居士的身份。我也是一样,如果我根本地犯了杀生,杀人了,我穿袈裟也没用,我把头剃得很光也没用,我穿很得体的僧装也没用。我碰到世间的人,他们会问我:“师父,你们出家人分级别吗?是不是头上的点越多级别越高?”出家人不分级别,是平等的,但是也不是绝对不分。比如我跟恒实长老,他受戒四十年,我受戒二十三年,要分级别的话,他比我优先,因为他奉持佛戒的时间长过我。你说不分也不对,也要有序,这个叫长幼尊卑有序。在佛教里,序是按受戒的时间来定的,不是按别的,注意。当然,今天我们佛教面对的情况很多了,这是佛法,有时还有世间的、社会的。比如说像我是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假如开会我坐在中间,假设有的比丘他受戒的时间比我还长,那我们也只能遵循社会的原则,还是我坐在中间,虽然我心里很不安。所以,不杀生的根本犯就是杀人。杀人在佛教的戒律学里面有很严格的规定。其实研究一下戒律学是很有意思的,可惜你们是在家,有时候不能深入地看。

构成杀生需要五个条件,就是说这五个条件都是衡量这一个行为的标准。第一个是对象,比如说要构成根本犯,对象是人,有时候对象不是人是动物,那又不一样了,所以第一个元素是对象。第二个元素是你的内心对这个对象的认知。注意,比如说对象是人,我也知道他是人,这是我对他的认知。我的内心对对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