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生活禅夏令营见面开示
2015-07-17 22:14:48

净 慧


(1997年7月25日)


各位法师、各位营员:


今天是第五届生活禅夏令营的前夕,明天就要正式开营了。今天说不上什么开示,就是跟大家正式见个面。中国人在见面和临别时往往有几句寒暄的话,今天就利用这个机会寒暄几句,向大家表示问候。


本来这几天非常热,我们夏令营即将开始的时候接连下了两场小雨,还起了点北风,暑热炎天一下子变得清凉起来。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天人感应,天人交合”。今天面对这样的环境和气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意味呢?在今天这个见面会上,我想讲几点个人的想法,供各位参考。


柏林寺对大多数人应该不是很陌生的,大家通过我们的一些出版物了解到柏林寺,可能也有不少人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不管是第一次来还是第二次来,正象赵州禅师接引学人一样,第一次来的吃茶去,第二次来的也吃茶去。不管你参加过以前的夏令营,还是第一次参加夏令营,首先应该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从得知有夏令营这个消息,到报名,报名以后又天天盼通知,不知道是不是同意我去,每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进一步思考一下,我们从报名一直到得到通知,进了山门,每个人各有各的想法和追求,但我相信总的来说都是想通过这七天时间,对佛教这个比较神秘的世界获得一些了解。对佛教已经有所了解的人则希望对佛法有更多的了解和体会。许多朋友是从国外来的,在国外这样的活动是很频繁的,一年可能有好几次,许多道场都组织这种活动。这些从国外来的教友对大陆的佛教应该说有很多了解,但也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夏令营在海外并不是新生事物,尤其象在新加坡这样的地方,每年都有好几个地方举办这样的活动。大陆佛教界举办生活禅夏令营是近几年的事情,国外教友可能是抱着实地了解的想法来的,不管大家抱着什么目的来的,我们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即了解我们现在生活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这一点很重要。一个人只有了解自己的环境,我们的心态和环境配合起来,情绪才能稳定,生活才能安定,学习和修持才能有更好的定位,不然,学习、修持和生活的定位往往会出现偏差。赵州老和尚在世时,几位同时代的大禅师评价他是“古佛”。“赵州古佛”并不是后世对老和尚的尊称,他生前就被称为古佛。象居山的道膺禅禅师、雪峰禅师,都尊称为赵州古佛。柏林寺就成为古佛道场。我们如果能把我们的身心真正定位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一切的投入都会是十分认真,或者说十分执著。这里的执著是借用社会上的新词。佛教里执著是不好的东西,现在社会上似乎把执著跟认真划了等号,我这里讲的执著就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的。古佛道场这个称呼由来已久,在历史上,柏林寺曾经数易其名。这个古佛道场在我看来有两方面意义,一方面,这个地方从东汉时创建,到现在有一年七百多年历史。创建后,以观音院命名,从东汉末年到现在一直是个观音道场。在赵州和尚那个时候,他住的地方是赵州城东的古观音院,唐朝时就称古观音院,可见这个地方作为观间道场的历史极为悠久,所以柏林寺在恢复以后就重点修了一座观音殿。我们现在还在做一件事,我们院里有二十五棵柏树,其中一棵在我们指月楼的旁边,已经死掉了,我们就把这棵千年古柏雕成观音像。“千年古柏雕观音”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象征古观音院,另一方面是用柏林寺的千年古柏雕成。现在基本雕成,这就是为了突出柏林寺作为一年七百年的观间道场的意义。第二个优势不言而喻,是因为为赵州和尚这位古佛,使观音道场的意义更加突出。赵州和尚距离我们的时间只有一千年左右,他的历史、语录和事迹一直广泛流传在佛教界和佛教文化界。他的精神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深远感人的吸引力。我曾经说过,我们讲禅宗历史、文化和修持,如果离开赵州和尚,禅宗历史和文化将大为逊色。禅宗从初祖到五祖,如果没有六祖,禅宗的历史可以说只是平平而已,六祖以后有两位大师非常关键,一位是正定临济义玄禅师,一位就是柏林寺的赵州和尚。如果没有这两个人,六祖以后的禅宗历史不仅大为逊色,而且基本没有什么内容了。所以说,赵州和尚在六祖以后的中国禅宗史上的地位是无人可以取代的。流传在禅门的许多公案都跟柏林禅寺和赵州和尚有关,特别是在禅宗的修持法门方面,赵州的无字公案可以说涵盖了禅宗整个修持的领域。大家知道赵州和尚一个有名的公案:“狗子有无佛性”一种是说狗子无佛性。狗子有佛性并不稀奇,因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赵州和尚偏偏来了个例外,说一切众生都有佛性,狗子就没有佛性。他提出了一个疑问,给大家设立了一个关口。我们怎样狗子有无佛性呢?历代禅人往往以无字公案作为进入禅门的唯一方法。这个无字公案就产生在我们柏林寺,我们可以围绕这个无字公案讲一下它的影响。


大家可能注意到我们禅堂门外有个三字匾额“无门关”宋朝有一位无门慧开禅师写了一本禅宗公案书《禅宗无门关》。这个《无门关》实际上就是根据赵州和尚“狗子无佛性”的公案衍生出来的。这本书一共收集了四十八个公案,在宋朝就是禅门修行的一本入门书,直到现在还在广泛影响着日本、韩国,甚至欧美各国学禅的人。众多禅人都从“狗子无佛性”这个无字公案入手。我曾到日本的一些禅宗寺院去参拜,无论是曹洞宗、临济宗,还是黄檗宗的寺院,他们讲禅法经常用的课本就有《无门关》。许多的禅宗寺院都把《无门关》作为研修课题。今年5月,我到匈牙利访问,那里有一所私立佛教大学,有青年学生150多名。他们不是以信仰为归宿,而是从事佛教文化学术研究。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居然有一本用匈牙利文翻译的《无门关》。当时我心里感到一种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同时也感到无限的悲凉。这个公案产生在柏林寺,可是柏林寺又有几个人知道《无门关》这本书呢?我们中国佛教界又有几个人看过这本书呢?从这一事例可以看出柏林寺这个古佛道场在国际佛教界的地位和影响。


刚才我从历史和现实等角度讲了我们柏林寺在禅文化方面不可替代的地位和影响。从这两个方面我们可以比较具体地认识柏林寺的殊胜。当然,这里的殊胜是与赵州和尚的修行、成就和巨大影响分不开的。老和尚生于中唐时期,圆寂于晚唐时期,活了一百二十岁。他从小出家,是禅宗的一位高僧大德。他与其他禅师的不同点就是他一辈子辞辛苦,跋山涉水,寻师问道。有一首禅门的偈语:“赵州八十犹行脚,只有心头悄然。及至无一事,始知空费草鞋钱。”赵州和尚因为心头有疑问,所以一辈子云游参方,寻师访道,直到八十岁以后,心头的疑问一个一个冰消瓦解才安定下来,驻锡在这个古观音院,说法度人,他老人家一生勤学好问,他不是泛泛而学,泛泛而问,他的勤学好问是与他的生命紧密相联的。象他这样一位到八十岁还在行脚的老禅师在历史上也是少有的。他比常人多活了四十年,他最大限度展现了生命,燃烧了生命,利用了生命,创造了奥运会的光辉价值。从赵州和尚的禅学成就,可以看出他的与从不同之处。另外,赵州和尚生活极有简朴。


大家不妨从流通处请一本《赵州和尚语录》看看。当时老和尚在这里的生活是很清苦的。他曾写了一首十二时歌,每一句都有真情实感。从十二时歌可以看出他当时生活非常艰苦,甚至到了有了盐,没有醋,有了盐醋,又没有面粉的地步。有了面粉,做了几个馒头,又被隔壁的张三王二讨去。他的床断了一条腿,就用一要烧柴绑起来。“绳床一脚折,以断薪缚之,门人欲易之,师曰:不可。”可见他老人家的生活非常朴素。


赵州和尚生命的不朽是由第三个特点显示出来的,就是他的说法。他能够把佛法的深奥道理用很形象的话描述出来,极为透彻生动。当然,赵州的有些讲话、公案,是不能过多地用现代知识和语言去描述的。但是有些公案可以用知识来理解。


有人问:如何是佛法?赵州和尚答曰:赵州桥。


问:如何是赵州桥呢?赵州和尚答:渡驴渡马。


短短几句话,就把佛法的精神轻描淡写、活灵活现地和盘托出。他的大多数语录都是这样的。有些语录可以通过知识来理解,但是有些语录必须从修证上去领会。比如,大家来柏林寺,客堂问你们的第一句话一定是“你们有没有通知?”我们没有很好地继承赵州和尚的禅风。有学有来参拜赵州和尚,不论有没有通知,他都叫吃茶去。可惜今天只有通知的才能吃茶。这说明我们的心态还没有圆满、圆融,离赵州和尚还有十万八千里。当然,看起来简单的三个字:“吃茶去”,就不是一个知性的问题,而是对禅的体验。如果对禅没有体验,怎么说都是隔靴搔痒。赵州和尚当时的说法非常契理机,他的语录大约有五百多条,每一条都有无穷的妙意和生命力。


第四点,正因为他生前有崇高的道德、修养和人格,也受到当时当政者的崇拜。当时禅宗“赵州二王供养”,即燕王和赵王供养他。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在唐武宗“会昌灭法”之后,佛教已经是一蹶不振,要重新肯定认识佛教不容易,燕、赵二王也在赵州和尚的感召之下,对于佛法五体投地地恭敬,也显示了当时禅宗在佛法遭受了灭顶之灾后,重新振兴,感动了当政者来护持佛持。赵州和尚昌灭法之后,在恢复、振兴佛教上作出了巨大贡献。由于赵王的奏请,皇帝封他“真际国师”,并赐紫袈裟。可是赵州和尚甚至没有打开盾一眼紫袈裟。他保持了禅师的高尚品格,表现了一个修行人的本地风光,所谓:“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


讲到这里,顺便提提玉琳国师。当时是清朝顺治时期,顺治皇帝六七岁登基,十五六岁时,开始延请全国著名禅师进京对御讲法。顺治皇帝三四次召见,玉琳国师不肯去。接下来顺治皇帝起草了一封信,数落了他一番,他来了,但称病不进京,很快就回去了。皇帝又写了封信,他才进京,但不久又要回去,皇帝只好放他走。皇帝赐的紫衣、金印一直封在箱里,连他的侍者都没有看过。直到玉琳国师圆寂后,朝廷要收回金印,他的弟子们才发现这个金印。可见当时的禅师是如何韬光养晦。从这一点就看得出他的人品。赵州和尚的禅风一直影响到清朝的禅师。“说法屡回天子召,还山不建御书楼。”这并不是要与政府采取对立的态度,而是说一个僧人要有僧格。不要把政治上的荣辱得失作为衡量道德高低的标尺。乾隆皇帝对那些善于谄媚朝廷的和尚批语说:如果佛法要靠帝王来护持,还叫什么佛法呢?作为佛教徒,一方面要爱国,一方面不要倚重政治、倚重皇权。因为佛法有自身的价值,这价值是不以时空为转移的。所以赵州和尚当时一方面得到当政者的护持,一方又不倚重政治,才形成了他独特的禅风。以上从四方面讲了赵州和尚一生的主要特色。下面简单介绍一下柏林寺。刚才说过,柏林寺是古观音院和古佛道场,一千七百年来,柏林寺几经兴衰。赵州和尚以前,这里的历史已无从查考。赵州和尚之后,大体是宋、金、元、明、清,赵州在南宋时归金辽管辖。最兴盛的时期是元代。过去寺院有三大荣典,一是赐寺额,二是赐谥号紫衣,三是颁藏,赐藏经。


赵州和尚曾受赐紫衣的谥号。过去这里叫柏林禅院或永安禅院,元代时才赐名柏林禅寺。还有藏经,过去的藏经是官方刻印的,由皇上赐给,这才是宗教不自由。历史记载这里有两次颁藏,这足以说明此寺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从明朝成化年间到清朝宣统末年,这里一直是州一级佛教管理机构的所在地,叫僧录司。清朝有个有名的佛教皇帝雍正,是著名的参禅皇帝,他曾御选禅师语录,选择条件十分苛刻,只选了十七位禅师,赵州和尚就是其中的一位。雍正皇帝对赵州和尚推崇备至,再次加封谥号“圆证直指”,称这座寺院为为“古佛寺”,维修殿堂和祖师塔,对寺院重新丈量,并写了一块碑。不知什么原因碑没有刻,碑文记载于《直隶通志》。清末到文化大革命,这里的香火基本上断了,从1988年,我们才在这里重续香火,1992年开始修普光明殿、山门、钟鼓楼、长廊、观音殿、禅堂,去年修云水楼,今年修指月楼和会贤楼,一点一点在废墟重建。我们的僧团也是新组建的,缺乏传统,但也有优势,如毛主席所说,一张白纸,可以随意发挥。我们自己无德无能,只有借助佛教界的关怀、爱护和支持,来举办这个活动。我们也非常感谢教界同仁、各位法师、老师对于这一个新组建的僧团倍加爱护,每一次都有求必应,来给我们做法布施。另外,我们也非常感谢各位护法居士的赞助。总的来讲,我想说明一点,我们这样做,得到各方面积极的关怀、支持,还有各位同学、教友的认同参与,这说明佛法还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柏林寺这个古佛道场还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赵州和尚还具有巨大的感召力!


预祝各位法师、同学和海外来的教友在这七天之中生活得安祥、清凉、自在。阿弥陀佛!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