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解脱
2015-07-14 18:24:51

一行禅师


(上)


    早上好,亲爱的朋友!今天是1997年8月13日,我们此刻在梅村。我们还要一种波罗蜜多有待修学。

    波罗蜜多意味着尽善尽美,到达彼岸,成就至善。我们已经明了波罗蜜多的践行并不困难,甚至孩子也能做到。波罗蜜多意味着我们从痛苦的此岸跋涉到彼岸——安宁的彼岸。从怒火中烧的此岸,跋涉到无恼的彼岸。从妒火焚身的此岸,跋涉到无妒的彼岸。如果你了解如何践行它,你很快就可以跋涉到彼岸。这只需要一些训练,一些实践,而且你还可以和别人携手,一起成就此事。大众共聚,手挽着手,跨越痛苦之流,这多么令人神往!每当你跨越痛苦之流,若它只是一场孤旅,这跋涉就会变得更为艰辛,你可以请别人挽着你的臂膀,和他(她)一起来跨越这痛苦之流。

    如果你觉察到你已被恼怒左右,恼怒恰似火一样煎熬着你,你并不想就此深陷,不愿停留于此岸受怒火的蹂躏——你渴望解脱,你渴望到达彼岸。那你必须有所作为,将你这艘“船”划向彼岸。无论行禅、数息,或是其他在梅村学到的法门,它都会成为一艘载你驶向彼岸的舟楫。当你觉得呆在此岸并不契意,你必须暗下决心,跋涉到彼岸。或许你会将之告诉你心爱的人,或许你还要寻求别人的护佑,因此,有许多事情我们可以一起来做。端坐并聆听钟声,我们可以一起如是而做——作为兄弟、姐妹、母子、父子。我们可以坐下,一起践行。

    我认识一位母亲,她带着一个四岁的孩子,每次当孩子躁动,不再平和,不再开心,她就会握着孩子的手让他坐下,一起深深地吸气和呼气。她告诉孩子关注自己的腹部,吸气时“看着”腹部隆起、变大,呼气时“看着”腹部瘪陷、变小。他们如是呼吸三、四或五次,就会感觉好些。如果妈妈让孩子独自练习,孩子太小,这有点勉为其难,他无法单独练习。因此,妈妈要坐在孩子身边,握着他的手,答应和孩子一起练习吸气和呼气。这一幕是我亲见,母亲和孩子在我面前练习数息观。因为恰巧那天我和他们一起喝茶——小家伙要和我一起喝茶——我就倒了一些茶水给他。我们在一起很愉快。突然,好象有些意外,孩子变得躁动不安,母亲就让他在我面前练习吸气和呼气。这是个非常好的习惯,丈夫应学会和妻子一起做这些,个人也应该学会和伙伴一起做这些。

    每当我们中的任何一员不再快乐,我们就要帮助他(她)登上彼岸。我们要作他(她)的后盾。我们不能说:“这是你个人的问题。”不,没有这会事儿。这关系着每一个人。倘若个人受到了伤害,他周围的人们也都受到了伤害。如果一位父亲告诉他的儿子或女儿,“这是你个人的问题。”这就意味着这位父亲缺乏洞察力。不存在“你个人的问题”这类事情,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你是我的女儿,如果你出现了问题,那就是我们大家的问题,不仅仅是你个人的。因为,正如如果快乐不是个人的事,那苦痛也不是个人的事。你们要互相携手跨越痛苦之流。所以,今后当你觉得难过,痛哭失声,你不愿这样下去,你可以寻求父亲、母亲、兄弟、姐妹的帮助。“帮帮我,我不愿停留在痛苦的此岸,我要跨越痛苦之流。”他们会出现并帮助你。他(她)将帮助你。

    你们应该了解修行之道。我们应该熟知怎样行禅,怎样练习端坐、呼气、吸气,同时还要将注意力集中在腹部。我们还可以邀来钟声,一起聆听。每当你苦恼或是烦闷,你总是可以练习倾听钟声。我保证,钟声悠扬,三遍回响,你会感觉好得多。

    因此,每个家庭最好有一口钟,至少一口小钟。我不知道商店里是否有小钟出售,但我想钟是很有用的。这也是来梅村的孩子,被教导聆听钟声的原因。如果我们敲击小钟,那么整个家庭都在练习聆听。不可能一个人在练习聆听,而他人却高谈阔论,充耳不闻。我们要在家庭内部达成这样一个共识:每当钟声响起,每个人都要停下来——不仅在嘴上停止说,还要在心里停止想——接着开始充满正念的吸气和呼气。不一会儿,你的气息将变得深沉、舒缓、和谐。你体会到当你充满正念的呼吸并聆听钟声的时候,你正在跨越此岸与彼岸。你确实正在跨越痛苦之流。或许在华人街你可以找到一口钟,梅村也应该有所安排,商店里摆上钟,以使每人都有一口。

    我提议每一间屋子,每一个家庭都安置一口钟;我还提议我们应这样布置房屋:留下空间,我们可以倾听钟声,练习呼吸。我们的居室,为很多事情都备有房间,我们有房间为客人而设,为玩耍而设,为进餐而设,乃至为歇坐而设,等等诸如此类。现在,作为一个有教养的家庭,我们要布置一个房间。我称之为观息室。或者,你也可以叫它修习室,或静修屋——在这里可以回复平和、快乐和安稳。这房间很重要。或许你的电视房富丽堂皇,但你却没有这样一个房间,在那里你可以找到平和、快乐和安稳。这真让人遗憾。不管我们有多穷,我们都应该这样布置以便让我们拥有一个小小的地方,每次我们痛苦时,都可以回归它,摆脱困境。这间小屋代表着佛陀、正法、僧伽。当你步入这小屋,你就会受到觉照的保护,受到佛陀、正法乃至僧伽的保护。孩子们要照顾好这小屋,因为按照修行的规矩,一个人一旦进入这小屋,就没有人有权利冲他呵斥,甚至包括他的父母,因为这小屋是和平区。你可以躲进小屋,没有人能够再冲你叫喊,并追逐你。这小屋有点像使馆区。使馆设在某个国家,而这个国家的人却不能侵入。

    这就是我们要在每家布置这样一个神圣庄严的小屋的原因。我们不要将它移作别用。不要在里面下棋、听广播,或是做其他事情。这小屋只为修行而设:练习呼吸、倾听钟声、讨论佛法、坐禅、听经。这小屋只是为了和平,为了回复和平和快乐。当你觉知有人正在里面修习,你应该肃然起敬,并注意不要发出声响。你知道每当你驾车驶过医院,许多病人正在里面,他们需要安静——于是你便不会鸣响喇叭,你不会发出噪音。当你知道有人正在禅堂或观息室,情形也是如此,你要尽力不发出声响。倘若母亲正在静修屋,你就应关闭留声机或电视。这将是一次非常好的修行。

    每次当你变得恼怒,变得不安——你受伤害了,你知道需要一间观息屋。所以你就想起了那间观息屋,而且一旦你开始想到它,你就会感觉好些,你知道何者应为。你不会听天由命,停留在这儿无所作为,成为你恼怒的牺牲品。因此,你慢慢地站起,充满正念地吸气和呼气,开始走向观息屋。“吸气——我迈出一步,呼气——我迈开一步。”当人们看到你如是而行,他们会充满敬意,“这位女士,虽然她还年轻,但她懂得怎样照料自己的愤怒和伤痛。”每个人都会充满敬佩地关注你,他们不再嬉笑和高谈;他们也会调整呼吸来配合你。这就是修行。母亲和父亲——他们接受过这样的指导,他们也清楚被愤怒包围会成为什么样子,他们更了解当恼怒时应如何应对——于是母亲和父亲停止谈话,充满正念地吸气和呼气,目光追随着你,直到你打开屋门,走进去。握着门的把手,你吸气,推开门,你呼气;接着你进入小屋,轻轻地关上门。你向屋里的花束致意,因为在静修屋有这么一束鲜花是多么令人快慰。这样一束鲜花代表着新鲜、美丽甚或我们内部的佛性。

    你不必在观息屋布置很多摆设。你只需要一瓶鲜花——如果你有一幅庄严的佛像也行——否则,一束鲜花足已。还可以预备一口钟,小小的钟。我相信你一返家就会尽你所能筹建这间重要的小屋。你向鲜花鞠躬致意,然后安然坐下。或许你还要预备一个坐垫——孩子也要有一个坐垫——你需要一个能调节坐姿的坐垫,这样你便可以优雅而安稳地坐上五到十分钟。接着,你可以按照教导的那样,手持小钟,修习吸气和呼气,接着你撞鸣小钟,同时,吸——气和呼——气。你如是修习数次,直到你的伤痛平息下来。若你惬意于此,你可以多呆一会。

    你正在做很重要的事情——你让正法在你的房间里复活了。活着的法可不是一次佛法讲座。一次佛法讲座也不会是活的正法,但你所做——平和的漫步、充满正念的呼吸、跨越愤怒的河——却是真正的佛法,而且只有你,也只有你在践行,在跨越,所以你赢得许多敬意。即使是你的父母也要尊敬你了,因为你体现出了正法,活的正法。我为你自豪。如果我遇见你,我会了知你在如是而做。

    我知道瑞士有这么一户人家,共有七八个兄弟姊妹,真是个大家庭,他们在梅村度过了一段时光,学习了上述的行门。返家后的一天,他们陷入了某种争执。通常,在从梅村返回后的一两个月之内,你都还可以保持一种平和的氛围。但一旦超出三个月,你就会失去修持。你的觉照越来越少,你开始同别人争吵。所以,那天,这个家庭的所有成员都在吵闹——除了最小的妹妹。她很困惑,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哥哥和姐姐都在争吵而陷入苦恼,只有她醒悟到这恐怕需要一口小钟。于是她站起来,来到小钟前,深深地吸气和呼气,她邀来了钟声,突然,正念复苏了。每个人都立刻停止了争吵,每个人都在深深地吸气和呼气,然后是笑声响起,每个人都在笑啊,笑啊,直到融洽又回到人们中间。真要感谢家庭最幼小的一员。我记得她当时只有五岁。现在,她已经十四岁了,她此刻就在你们当中。


 中


一行禅师


[钟声悠扬]

    如果你是个成年人,你可以向孩子学着这么做。每当你冲着丈夫、妻子甚或孩子发火,你都可以尝试着这样做。不是喋喋不休,也不是粗声呐喝,你深深地关照好你的呼吸,步步安禅,走向观息屋。你的孩子会见到这一幕,丈夫、妻子也是如此。他们会钦佩你,他们认识到你有能力对治自己的烦恼,有能力照顾自己,也有能力爱着自己。他们将停下手中活计,或许会如你一样修习。 

    当你安处于观息屋,邀来钟声,仔细倾听,关照呼吸,你的孩子或许乐意加入你的行列。所以,在关照呼吸时,你会听到一丝声响,门轻轻地推开了。你默识家里的谁要加入你,或许是你的孩子,或许是你的丈夫或你的妻子。如果修习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教团,那你会感觉好得多。你觉察有人和你比邻而坐,关照呼吸,这将温热你的心——多么美妙啊!或许那人——使你恼怒的那个人——在几分钟后,也觉得有必要加入你的修习。接着,你听到门有打开了,这次,是他来了,紧挨着你坐下,你的两侧坐着这个世界你最深爱的人,他们也在关照呼吸。没有人会给你们留下照片,但这确是在家庭中所能拍摄到的最美丽的一幅照片。或许你既没有涂抹口红,也没有往脸上擦汁涂粉,更没有穿上最好的礼服,但那却是你最优美的姿态。因为,你们,所有的人,都了知如何践行。就在此刻,你们让佛法复活了。这些事情我们应该学会去做——这是个好习惯、好传统,你们也确实是佛陀的儿女。

    我乐意传授给在场的年轻人一些东西,他们将来用得着。那是一块蛋糕。但现在却见不着。如果碰巧你的父母陷入了一场纷争——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而你却并不喜欢家庭内部紧张对峙,父母之间矛盾重重。紧张升级了,一方说了一些对对方不友好的话,而你却感到受到了伤害。这情形恰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屋里弥漫着窒息、压抑的气氛,通常一个孩子在这样的氛围中总要受到伤害。在我孩提时,我确实在这种气氛下受到了伤害。但你要清楚,不能就此成为一个受害者,因为长时间在这样的氛围下并无益处。你应该做一些事。很多孩子躲开了。但他们的寓所实在太小,而且住在五层,又没有花园,他们无处逃避。

    许多孩子选择了躲在卧室里,锁上门,来逃辟这紧张压抑的气氛。不幸的是,即使在卧室里,这种氛围依然感觉的到。呆在这样的氛围下没有好处。父母并不愿意他们的孩子受到伤害,但他们却无能为力——他们陷入了紧张和冲突。就在那一刻,我建议你这样做:你拉着母亲的衣角说:“妈妈,好象冰箱里有一片蛋糕。”就这么做,这是我向你传授的另一条咒语。不管冰箱里有没有蛋糕,你只需要开口,三次深呼吸后,你说:“妈妈,冰箱里有一片蛋糕。”就这么说。

    或许恰巧有一片蛋糕。妈妈就会说:“真的,为什么你不在后院摆一些椅子?我冲一些咖啡,一会将蛋糕带过去,你和爸爸在后面等我。”她会这么说的,她会找个借口撤回厨房,因为她同样想跨越到彼岸;她并不想停留在此岸等待毁灭。但如果没有借口,这就显得不礼貌、具有挑衅性。所以,你帮了她。你说:“妈妈,冰箱里好象有蛋糕。”如果她足够机智的话,她就会明白你意有所指。你的意思是不要再这样下去。接着,当你听到妈妈的反应后,你马上接到:“好的!”,然后就跑开,跑到后院,安置椅子,抹净桌子。你的妈妈就会回到厨房,她会烧一些开水泡茶,她会叫你过来帮忙将蛋糕拿到后院,等等。你们两人一起做这些事情,一起践行充满正念的呼吸。这很好,我会为你们两人骄傲。你们应知,你们能作到。

    接着是你爸爸,他一个人呆在卧室,他看到了这一切,而且他也来过梅村,所以,他明白妻子和孩子正在践行解脱之道。要是置身度外,他会觉得难为情。所以,他也开始修习吸气和呼气。他也许来到后院和你们一起品尝蛋糕,这样你们三人就一起来到了彼岸,仅仅是在十分钟之内。不要担心冰箱里没有蛋糕,你的母亲很能干,总要放些东西进去。

    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赐予你们的蛋糕,永不消失的蛋糕。这蛋糕是永恒的。这是一种践行波罗蜜多的方法——跨越痛苦。法门无量,法门意味着修行的方法。观息屋就是其中之一,奇妙而精彩。两年后新世纪就要来临,我希望看到家家户户都有一间观息屋,作为文明的标志。无论你是作家、艺术家、记者,还是小说家、制片人,请尽力而为。也无论你是教育工作者,还是法师,请尽力而为。在每个家庭,都有一间观息屋,我们可以照料我们的精神、和平和快乐。我们不能不拥有一间观息屋。所以,观息屋就是我们要在新世纪必须打开的一扇正法之门,蛋糕也是如此。

    当你们听到钟声,请起立,并向大众鞠躬而退。

    [钟声悠扬]